大秀场

我为芒果狂

[复制链接]

263

主题

1

听众

1983

积分
分享到:
发表于 2012-5-22 22:43:52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惬意生活。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关闭

得不到,所以煎熬

无意间发现,那累累的土芒果就悬挂在巷道的半空中,让人垂涎欲滴。它并不在回家最近的直线距离上,但我屡屡开车绕行,只为向它行注目礼。

青嫩的芒果慢慢转红,继而微微泛出金黄的痕迹。树长在深院里,平时无人居住,左右宅院也都人去楼空,连打探主人消息都不可得,平素亦少有人经过此地,但我唯恐有人如自己般热爱这累累的果实却不若我有耐性,等不及它全然成熟就洗劫一空,日日忐忑不安。

丈夫和儿子无法理解。“你喜欢吃芒果,要多少我给你买,今年芒果丰收,又便宜又好吃,想吃几个有几个,你干嘛那么想不开?”

他们都不懂,这不是买不买的问题。童年时觊觎四伯家树上的芒果,却被母亲严厉制止,眼见却吃不到的遗憾一直残留心底,雪球般越滚越大,及至移情到相似的累累果实上。

20年前,我第一次到丈夫老家见未来公婆,一踏入他们家的四合院,立刻被一棵长满果实的芭乐树迷得神魂颠倒,还没走入大厅,先拿起墙根处闲置的带网竹竿,兴奋且尽情地狂扫、猛摘,心里充满前所未有的满足。就这样,为了一棵同样金灿灿的芭乐树,我赔上了终身。

丈夫严禁我去摘取别人家的芒果,直斥“莫名其妙,不顾教授形象”——当年他见我为高挂的芭乐疯狂时,眼中的我着实“天真浪漫、痴得可爱”,可见不仅女人,男人同样婚前婚后判若两人。但他越是阻止,我心里越是煎熬。

请不要嘲笑我的抓狂

耐不过烦躁时,我唆使丈夫搬梯子,趁月黑风高时前去一解相思之愁。我反复保证:“只是去摸摸,摸一下也好。夫妻一场,你就成全我吧。”丈夫一本正经驳斥:“谁信你只是去摸一下,要去你自己去,我才不当帮凶。结婚这么多年,你怎么突然有了这样奇怪的念头。”丝毫不给我情面。

连儿子也站在阻止我的立场,明是安慰,暗是嘲笑:“那芒果无人打理,一定是酸的。”

这份痴狂在多数情境下都是无言的结局,我去敲过那废宅的大门,想依循正常渠道来浇熄心头的热情。但早已确定的废宅怎么会有人应门?我讪讪然站在门口,仰头看到那一树茂密到无法收拾的芒果,忽然眼泪不自禁地流下来,既是为了它三四个月来的花枝招展却无人理睬的未来,也为自己无法言语的复杂情绪。

嫁为人妇,渐为人母,多少梦想和天真,都随同少女时代的衣物装进黄花梨木的箱子,20年后,终于有一份痴爱被垂到车顶的树枝勾醒,一发不可收拾,却被身边最爱的人拦住。

他们注定不会懂我的惆怅。

打开又错过的门

那天,丈夫回家,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对我说:“对了,今天早上我散步经过那里,忽然看到芒果树的那家开着门,连院子里的中墙门都打开了。本想进去跟他们打个招呼,顺带替你问候一下他们家的芒果,但又觉得为了芒果打招呼有些滑稽,犹豫了一阵,结果那门又关上了。”

“什么!犹豫了一阵!你明明知道太太这样朝思暮想,好不容易有人在,你就不能为我……要是你不敢,为什么不赶紧回来告诉我?”

他一定后悔说溜了嘴,懊恼地辩解:“回到家就忘了啊,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我顾不得和他抬杠,冲进7月炎热的空气里往后巷跑去。芒果树依然垂实累累,露出撩人的姿态,大门紧锁。我急疯似地拼命敲门,院里只回以我沉默。我越敲越心慌,绝望得号啕大哭。

“管它的,随便它怎样,我再也不为它操心了!掉到地上全部烂掉也不关我的事。”我一边掉泪,一边暗暗发誓。

我回到家里。没有人同情我,别人家的果子本就不该让我如此记挂和失态,丈夫和儿子只会欢迎我回到现实中去。

谁在最后惆怅

夏天即将结束,我开车绕道到小巷,想最后凭吊一番,谁知,满树的芒果竟集体失踪,不管树上树下,一个芒果也不见。

是该回到平淡又真实的生活中去了。

8月,我们看了德国导演多丽丝·多利导演的《当樱花盛开》。电影描写一位名叫杜莉的太太,为了迁就丈夫鲁迪,忍痛放弃了热爱的日本传统舞蹈。丈夫在她去世后,决心完成妻子未竟之梦。他回到日本,穿上太太的毛衣、裙子,在樱花盛开的井之头公园走动,笨拙地跳起原先唾弃却是太太最爱的日本传统舞蹈。

电影终了,全家人还沉浸在哀伤的气氛中。出乎意料地,丈夫竟感叹地对儿子说:“唉,也许我不该阻止你妈妈去摘芒果,万一你妈妈哪天不幸去世,我可能会跟那个男主角一样,后悔不迭地去敲开芒果树家的门,然后,站在树下仰头对着一树的累累果实号啕大哭吧。”

专家点评

人人都是恋物癖

马志国(天津心理卫生协会委员,在多家媒体任心理专栏作家)

每个人都有点心理疾病,为芒果而疯的行为可以纳入恋物癖范围内。

“我”对芒果(以及“累累果实”)的狂热缘于童年情结:小时候因为没有吃到亲戚家的芒果而留下遗憾。这种遗憾在以后逐渐成为一种强烈的暗示:丰硕又漂亮的水果会让我感到满足。这就解释得通为什么她愿意嫁给现在的丈夫,因为到对方家狂打芭乐树的行为满足了自己。

文中的这种恋物程度不算重,它能被理智有效控制。但长期压抑后一旦被触媒唤醒、同时无法被周围人理解开导,就会一发不可收拾,产生“号啕大哭”等夸张行为。最后被压抑了多年的强烈感情得到完全释放后,又恢复理智。

不要害怕恋物癖,其实你我对某种东西的特别执着都可以纳入大范畴里,只要无伤大雅、不伤害他人,身边人的理解和包容可以让大多数恋物癖们也变得可爱。





上一篇:生男还是生女
下一篇:贱是无药可救的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手机版|网站地图|惬意生活 ( 滇ICP备13005579号-1 )

GMT+8, 2019-8-26 09:05 , Processed in 0.246345 second(s), 3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昆明论坛 X3.4

Copyright © 2008-2012 Design: 惬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