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秀场

让“网络全科医生”成为一条可行之路

[复制链接]

553

主题

5

听众

5088

积分

社区QQ达人 最佳新人 活跃会员 热心会员 推广达人 宣传达人 灌水之王 突出贡献 优秀版主 荣誉管理 论坛元老

分享到:
发表于 2012-7-28 11:57:51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惬意生活。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关闭
何为“网络全科医生”
网络催生很多新鲜事物的同时,也催生了很多新观念和新学科。某日我在微博上跟网友切磋出了“网络全科医生”的想法,我觉得这也许会成为缓解“看病难、看病贵”的一种网络医疗方式。像网友建议的那样,通过“同城家庭医生平台”来实行,可操作性更大,网络全科医生的概念,就是应该等于家庭医生在线,也就是家庭医生+网络医生。对“网络全科医生”,我认为应注意以下几点:大的身体伤害和经济损失,这样的“网络问病”必定遭人诟病,也不可能得到长远的发展。争取正规医疗资源支持 “网络问病”真正的发展应该建立在由医学专业人士组成的服务团队基础上,争取到正规医院资源的支持,确保网络健康咨询服务的专业性与权威性,实现让患者“了解疾病”的健康教育目的,减少他们的盲目性,能够吃对药、看对病。这方面,“家庭医生在线”网站开了个好头。 以“家庭医生在线”作为案例,我做了一下调查,发现这个网站在最近 “网络问病”方面有了不少动作。例如,为了确保健康咨询服务的专业性与权威性,他们启动了一个由权威专家任主编的“重点频道”计划,先后邀请了中华医学会感染学分会候任主任委员侯金林教授、中山一院影像科主任杨建勇教授担任“肝病频道”和“影像频道”的主编。在他们的肝病频道里,南方医院的20位肝病专家都做了个人网页,作为一个个人医生平台与网民互动,专业回答网友的问题。事实上,这种网络问病的质量比较高,也有科学保证,终将会聚集大量的病友,形成一个个医患互动的圈子。 家庭医生在线的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方向,是自主研发了”家庭医生健康管理系统“,在线为个人和群体提供全方位的健康管理服务,包括体检服务、体检后专家点评、预约挂号、健康档案、绿色通道、私人医生、健康旅行等。他们利用“家庭医生健康管理系统”,对会员的健康信息、生活方式和居住环境进行专业的评估,提供有针对性的健康指导,并实施干预计划,实现健康管理促进健康、预防疾病、提高生命质量等多种健康意义。我认为,健康网站受众与网络医生建立的这种基于理解信任的和谐医患关系,让医患双方在临床诊治过程中的角色不单是“诊疗者”与“被诊疗者”的被动关系,而成为合力令患者早日健康的“合作者”的双向关系。如何对其进行监管并规范 事实上,网络全科医生的存在更像是健康管理师,他从事个体或群体
一是网络全科医生在网络上从事的不是医疗服务,而是健康咨询,不涉及医疗问题,均为建议性的意见,网友也应被告知,与之互动的是有资质的医生(或有医学背景的人),但不负医疗的法律责任。
二是这些医生通过网络咨询获取的收入,应该是由政府部门根据应答量支付的网上咨询服务费,也就是将此项目作为政府健康教育的一部分,政府购买的一种公益性服务,谓之“公共产品”,不以其他形式的赢利为目的,这样才能积累起信任度。
三是网络全科医生应该是一个多赢的服务项目。第一个收益的当然是有健康咨询需求的公众。同时,能够提供这种咨询的医生也可以通过网络这个平台,更大程度地体现自己的专业价值,积累公众认知度和信任度。而最大的受益者应该是提供这种服务的政府,如果真的可以做到合理分诊分流病人,减少看病的盲目性,提高公众的健康素养,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看病难、看病贵”。健康的检测、分析、评估以及健康咨询,指导如何避免危险因素的干扰,如何健康地生活,如何看病。因此,TA不是给你做医学诊断、治疗和开药。所以,网络全科医生的工作范围部分如同健康管理师。 全科医生将直接关系到疾病的防控、民众健康水平的提高和费用的合理控制。我国开始注意培养全科医生,但合格的十分匮乏。现实说明,我们发展“全科医生”的道路并不顺利,这跟制度有关,跟实际操作起来的各种条件局限有关。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先从互联网这个虚拟世界开始,在推行网络全科医生制度的时候,网络用户通过对咨询过的全科医生进行打分,作为绩效考核并自动生成绩效表,相关部门据此进行年度评级,分ABC三级,每级应答分值不一样,每年的级别均根据上年的表现定级,动态考核,来作为“全科医生”资格评定的一部分依据,应该更有说服力。建立“网络全科医生”意义深远 公众如果可以通过咨询网络医生了解到更多的关于疾病的正确知识,就可以解决医患沟通中的由于“信息不对称”引起的误会,医生可以把解释常识问题的时间用于考虑更好的治疗方案或者接待更多的患者,而患者也不会因为“听不懂”医生的专业术语抱怨连连。如果网络医生能够进一步的解决好“合理分诊”的问题,就会降低患者就医的盲目性。如果网络医生还能够从疾病预防角度给公众提供专业意见,让公众增强维护自身健康的意识,对缓解中国目前的医疗压力的意义深远。 当然,我们不可能将解决医疗问题的重任完全寄期望于网络全科医生,但是目前来看,从政府执行层面,这是一条可行之路,从信息发展角度,也是一条必行之路。

摆脱“托”的困境
“网络全科医生”服务虽然最好由政府部门来购买,但其他网站可不可以?当然可以,如果跳出“托”的困境也会显出其公共性。而现状是,很多关于网络问病的非议确实都来自“托”的本质。为何会有“托”?利益驱使是很重要的一方面,缺少真正有资质和能力的医生进入这个服务团队也是很重要的原因。有些服务团队素质良莠不齐,甚至是缺乏专业医学知识的非专业人士,给予患者的是错误的指引,终极解决方案是服用某某药或者到某某医院看病,这只会使患者“病上加病”,造成更大的身体伤害和经济损失,这样的“网络问病”必定遭人诟病,也不可能得到长远的发展。何为“网络全科医生” 网络催生很多新鲜事物的同时,也催生了很多新观念和新学科。某日我在微博上跟网友切磋出了“网络全科医生”的想法,我觉得这也许会成为缓解“看病难、看病贵”的一种网络医疗方式。 像网友建议的那样,通过“同城家庭医生平台”来实行,可操作性更大,网络全科医生的概念,就是应该等于家庭医生在线,也就是家庭医生+网络医生。对“网络全科医生”,我认为应注意以下几点: 一是网络全科医生在网络上从事的不是医疗服务,而是健康咨询,不涉及医疗问题,均为建议性的意见,网友也应被告知,与之互动的是有资质的医生(或有医学背景的人),但不负医疗的法律责任。 二是这些医生通过网络咨询获取的收入,应该是由政府部门根据应答量支付的网上咨询服务费,也就是将此项目作为政府健康教育的一部分,政府购买的一种公益性服务,谓之“公共产品”,不以其他形式的赢利为目的,这样才能积累起信任度。三是网络全科医生应该是一个多赢的服务项目。第一个收益的当然是有健康咨询需求的公众。同时,能够提供这种咨询的医生也可以通过网络这个平台,更大程度地体现自己的专业价值,积累公众认知度和信任度。而最大的受益者应该是提供这种服务的政府,如果真的可以做到合理分诊分流病人,减少看病的盲目性,提高公众的健康素养,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看病难、看病贵”。摆脱“托”的困境“网络全科医生”服务虽然最好由政府部门来购买,但其他网站可不可以?当然可以,如果跳出“托”的困境也会显出其公共性。而现状是,很多关于网络问病的非议确实都来自“托”的本质。为何会有“托”?利益驱使是很重要的一方面,缺少真正有资质和能力的医生进入这个服务团队也是很重要的原因。有些服务团队素质良莠不齐,甚至是缺乏专业医学知识的非专业人士,给予患者的是错误的指引,终极解决方案是服用某某药或者到某某医院看病,这只会使患者“病上加病”,造成更

争取正规医疗资源支持
“网络问病”真正的发展应该建立在由医学专业人士组成的服务团队基础上,争取到正规医院资源的支持,确保网络健康咨询服务的专业性与权威性,实现让患者“了解疾病”的健康教育目的,减少他们的盲目性,能够吃对药、看对病。这方面,“家庭医生在线”网站开了个好头。大的身体伤害和经济损失,这样的“网络问病”必定遭人诟病,也不可能得到长远的发展。争取正规医疗资源支持 “网络问病”真正的发展应该建立在由医学专业人士组成的服务团队基础上,争取到正规医院资源的支持,确保网络健康咨询服务的专业性与权威性,实现让患者“了解疾病”的健康教育目的,减少他们的盲目性,能够吃对药、看对病。这方面,“家庭医生在线”网站开了个好头。 以“家庭医生在线”作为案例,我做了一下调查,发现这个网站在最近 “网络问病”方面有了不少动作。例如,为了确保健康咨询服务的专业性与权威性,他们启动了一个由权威专家任主编的“重点频道”计划,先后邀请了中华医学会感染学分会候任主任委员侯金林教授、中山一院影像科主任杨建勇教授担任“肝病频道”和“影像频道”的主编。在他们的肝病频道里,南方医院的20位肝病专家都做了个人网页,作为一个个人医生平台与网民互动,专业回答网友的问题。事实上,这种网络问病的质量比较高,也有科学保证,终将会聚集大量的病友,形成一个个医患互动的圈子。 家庭医生在线的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方向,是自主研发了”家庭医生健康管理系统“,在线为个人和群体提供全方位的健康管理服务,包括体检服务、体检后专家点评、预约挂号、健康档案、绿色通道、私人医生、健康旅行等。他们利用“家庭医生健康管理系统”,对会员的健康信息、生活方式和居住环境进行专业的评估,提供有针对性的健康指导,并实施干预计划,实现健康管理促进健康、预防疾病、提高生命质量等多种健康意义。我认为,健康网站受众与网络医生建立的这种基于理解信任的和谐医患关系,让医患双方在临床诊治过程中的角色不单是“诊疗者”与“被诊疗者”的被动关系,而成为合力令患者早日健康的“合作者”的双向关系。如何对其进行监管并规范 事实上,网络全科医生的存在更像是健康管理师,他从事个体或群体
以“家庭医生在线”作为案例,我做了一下调查,发现这个网站在最近 “网络问病”方面有了不少动作。例如,为了确保健康咨询服务的专业性与权威性,他们启动了一个由权威专家任主编的“重点频道”计划,先后邀请了中华医学会感染学分会候任主任委员侯金林教授、中山一院影像科主任杨建勇教授担任“肝病频道”和“影像频道”的主编。在他们的肝病频道里,南方医院的20位肝病专家都做了个人网页,作为一个个人医生平台与网民互动,专业回答网友的问题。事实上,这种网络问病的质量比较高,也有科学保证,终将会聚集大量的病友,形成一个个医患互动的圈子。
家庭医生在线的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方向,是自主研发了”家庭医生健康管理系统“,在线为个人和群体提供全方位的健康管理服务,包括体检服务、体检后专家点评、预约挂号、健康档案、绿色通道、私人医生、健康旅行等。他们利用“家庭医生健康管理系统”,对会员的健康信息、生活方式和居住环境进行专业的评估,提供有针对性的健康指导,并实施干预计划,实现健康管理促进健康、预防疾病、提高生命质量等多种健康意义。
我认为,健康网站受众与网络医生建立的这种基于理解信任的和谐医患关系,让医患双方在临床诊治过程中的角色不单是“诊疗者”与“被诊疗者”的被动关系,而成为合力令患者早日健康的“合作者”的双向关系。何为“网络全科医生” 网络催生很多新鲜事物的同时,也催生了很多新观念和新学科。某日我在微博上跟网友切磋出了“网络全科医生”的想法,我觉得这也许会成为缓解“看病难、看病贵”的一种网络医疗方式。 像网友建议的那样,通过“同城家庭医生平台”来实行,可操作性更大,网络全科医生的概念,就是应该等于家庭医生在线,也就是家庭医生+网络医生。对“网络全科医生”,我认为应注意以下几点: 一是网络全科医生在网络上从事的不是医疗服务,而是健康咨询,不涉及医疗问题,均为建议性的意见,网友也应被告知,与之互动的是有资质的医生(或有医学背景的人),但不负医疗的法律责任。 二是这些医生通过网络咨询获取的收入,应该是由政府部门根据应答量支付的网上咨询服务费,也就是将此项目作为政府健康教育的一部分,政府购买的一种公益性服务,谓之“公共产品”,不以其他形式的赢利为目的,这样才能积累起信任度。三是网络全科医生应该是一个多赢的服务项目。第一个收益的当然是有健康咨询需求的公众。同时,能够提供这种咨询的医生也可以通过网络这个平台,更大程度地体现自己的专业价值,积累公众认知度和信任度。而最大的受益者应该是提供这种服务的政府,如果真的可以做到合理分诊分流病人,减少看病的盲目性,提高公众的健康素养,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看病难、看病贵”。摆脱“托”的困境“网络全科医生”服务虽然最好由政府部门来购买,但其他网站可不可以?当然可以,如果跳出“托”的困境也会显出其公共性。而现状是,很多关于网络问病的非议确实都来自“托”的本质。为何会有“托”?利益驱使是很重要的一方面,缺少真正有资质和能力的医生进入这个服务团队也是很重要的原因。有些服务团队素质良莠不齐,甚至是缺乏专业医学知识的非专业人士,给予患者的是错误的指引,终极解决方案是服用某某药或者到某某医院看病,这只会使患者“病上加病”,造成更

如何对其进行监管并规范
事实上,网络全科医生的存在更像是健康管理师,他从事个体或群体健康的检测、分析、评估以及健康咨询,指导如何避免危险因素的干扰,如何健康地生活,如何看病。因此,TA不是给你做医学诊断、治疗和开药。所以,网络全科医生的工作范围部分如同健康管理师。何为“网络全科医生” 网络催生很多新鲜事物的同时,也催生了很多新观念和新学科。某日我在微博上跟网友切磋出了“网络全科医生”的想法,我觉得这也许会成为缓解“看病难、看病贵”的一种网络医疗方式。 像网友建议的那样,通过“同城家庭医生平台”来实行,可操作性更大,网络全科医生的概念,就是应该等于家庭医生在线,也就是家庭医生+网络医生。对“网络全科医生”,我认为应注意以下几点: 一是网络全科医生在网络上从事的不是医疗服务,而是健康咨询,不涉及医疗问题,均为建议性的意见,网友也应被告知,与之互动的是有资质的医生(或有医学背景的人),但不负医疗的法律责任。 二是这些医生通过网络咨询获取的收入,应该是由政府部门根据应答量支付的网上咨询服务费,也就是将此项目作为政府健康教育的一部分,政府购买的一种公益性服务,谓之“公共产品”,不以其他形式的赢利为目的,这样才能积累起信任度。三是网络全科医生应该是一个多赢的服务项目。第一个收益的当然是有健康咨询需求的公众。同时,能够提供这种咨询的医生也可以通过网络这个平台,更大程度地体现自己的专业价值,积累公众认知度和信任度。而最大的受益者应该是提供这种服务的政府,如果真的可以做到合理分诊分流病人,减少看病的盲目性,提高公众的健康素养,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看病难、看病贵”。摆脱“托”的困境“网络全科医生”服务虽然最好由政府部门来购买,但其他网站可不可以?当然可以,如果跳出“托”的困境也会显出其公共性。而现状是,很多关于网络问病的非议确实都来自“托”的本质。为何会有“托”?利益驱使是很重要的一方面,缺少真正有资质和能力的医生进入这个服务团队也是很重要的原因。有些服务团队素质良莠不齐,甚至是缺乏专业医学知识的非专业人士,给予患者的是错误的指引,终极解决方案是服用某某药或者到某某医院看病,这只会使患者“病上加病”,造成更
全科医生将直接关系到疾病的防控、民众健康水平的提高和费用的合理控制。我国开始注意培养全科医生,但合格的十分匮乏。现实说明,我们发展“全科医生”的道路并不顺利,这跟制度有关,跟实际操作起来的各种条件局限有关。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先从互联网这个虚拟世界开始,在推行网络全科医生制度的时候,网络用户通过对咨询过的全科医生进行打分,作为绩效考核并自动生成绩效表,相关部门据此进行年度评级,分ABC三级,每级应答分值不一样,每年的级别均根据上年的表现定级,动态考核,来作为“全科医生”资格评定的一部分依据,应该更有说服力。

建立“网络全科医生”意义深远
公众如果可以通过咨询网络医生了解到更多的关于疾病的正确知识,就可以解决医患沟通中的由于“信息不对称”引起的误会,医生可以把解释常识问题的时间用于考虑更好的治疗方案或者接待更多的患者,而患者也不会因为“听不懂”医生的专业术语抱怨连连。如果网络医生能够进一步的解决好“合理分诊”的问题,就会降低患者就医的盲目性。如果网络医生还能够从疾病预防角度给公众提供专业意见,让公众增强维护自身健康的意识,对缓解中国目前的医疗压力的意义深远。
当然,我们不可能将解决医疗问题的重任完全寄期望于网络全科医生,但是目前来看,从政府执行层面,这是一条可行之路,从信息发展角度,也是一条必行之路。大的身体伤害和经济损失,这样的“网络问病”必定遭人诟病,也不可能得到长远的发展。争取正规医疗资源支持 “网络问病”真正的发展应该建立在由医学专业人士组成的服务团队基础上,争取到正规医院资源的支持,确保网络健康咨询服务的专业性与权威性,实现让患者“了解疾病”的健康教育目的,减少他们的盲目性,能够吃对药、看对病。这方面,“家庭医生在线”网站开了个好头。 以“家庭医生在线”作为案例,我做了一下调查,发现这个网站在最近 “网络问病”方面有了不少动作。例如,为了确保健康咨询服务的专业性与权威性,他们启动了一个由权威专家任主编的“重点频道”计划,先后邀请了中华医学会感染学分会候任主任委员侯金林教授、中山一院影像科主任杨建勇教授担任“肝病频道”和“影像频道”的主编。在他们的肝病频道里,南方医院的20位肝病专家都做了个人网页,作为一个个人医生平台与网民互动,专业回答网友的问题。事实上,这种网络问病的质量比较高,也有科学保证,终将会聚集大量的病友,形成一个个医患互动的圈子。 家庭医生在线的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方向,是自主研发了”家庭医生健康管理系统“,在线为个人和群体提供全方位的健康管理服务,包括体检服务、体检后专家点评、预约挂号、健康档案、绿色通道、私人医生、健康旅行等。他们利用“家庭医生健康管理系统”,对会员的健康信息、生活方式和居住环境进行专业的评估,提供有针对性的健康指导,并实施干预计划,实现健康管理促进健康、预防疾病、提高生命质量等多种健康意义。我认为,健康网站受众与网络医生建立的这种基于理解信任的和谐医患关系,让医患双方在临床诊治过程中的角色不单是“诊疗者”与“被诊疗者”的被动关系,而成为合力令患者早日健康的“合作者”的双向关系。如何对其进行监管并规范 事实上,网络全科医生的存在更像是健康管理师,他从事个体或群体




上一篇:校长一夜强奸四次幼女,胆从何来?
下一篇:美国为何不禁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2

听众

204

积分

社区QQ达人 最佳新人 活跃会员 推广达人 热心会员

发表于 2012-10-1 07:10:01 |显示全部楼层
这种能行吗?那不是医生全部都要下岗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手机版|网站地图|惬意生活 ( 滇ICP备13005579号-1 )

GMT+8, 2019-10-23 05:55 , Processed in 0.288301 second(s), 3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昆明论坛 X3.4

Copyright © 2008-2012 Design: 惬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