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秀场

要对孩子下狠手了(1)

[复制链接]

878

主题

6

听众

4万

积分
分享到:
发表于 2012-3-28 00:10:39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惬意生活。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关闭
这个月,连续三次与儿子的老师面谈了。
   前两次是深度交流。
   昨天,是救火。
   我怜惜老师,怜惜孩子,也同情自己。
   和老师告别,在学校外面,我抱着儿子,告诉他,我不会批评他。让他说出所有细节。我们坐在阳光下的石阶上。他先说全是老师的错。我说不可能。因为,妈妈有判断。既然,我没有胡乱打你一顿,说明,你的妈妈是一位有判断力的妈妈,那么,反过来,你也要相信妈妈的这个判断:绝对不可能都是老师的错。我对你要公平,对老师也要公平。至少尽可能对双方公平。
   他看着他的崭新的乐扣保温杯被摔坏了。红字来电话,告诉我马上去给他买一个,不要让他留下心灵创伤。这个杯子刚买三天,是他自己挑的。他非常喜欢。但,我知道,老师被气成那个样子,摔坏他的杯子,难道失去杯子的人不应该非常深地反省吗?这是我对儿子说的话。我对儿子说,买一个新杯子很简单,但事情不是这样,我们要让这件坏事变好事。杯底坏了,但是可用,盖子坏了,还有备用的盖子。我们就用这个坏杯子吧,把它当成座右铭,你看到之后,要想到好好管理自己,我看到之后,要想更加关心儿子,要更爱你,更体贴你。
   红子也给老师发了短信,道歉安慰老师。
   儿子也给老师发了短信,,道歉安慰老师。
   我由衷地觉得应该道歉,应该体贴这些在一线的不容易的老师。我对付自家一个都这么难,何况他们要对付四五十个孩子。社会,学校,家长,孩子,这些老师在台风中心,能站稳脚跟很不容易。
  
   我昨天问儿子,你说说自己有什么毛病吧,你自己也认识到的。
   他说:有点爱忘事。
   又说:有时候听指令的时候,真的需要等一下的。——意思是他跟不上那么快。
  
   昨天是什么呢?班上换座位,他跟随指令稍微慢了些吧?随后,又发现推桌子的乐趣。恐怕就乱推了一下?在让同学给他让路的时候,没有说礼貌敬语“请”,老师就支持那位同学不让路,必须让赵卿与说了“请”。情绪都白热化了。学生老师都成了弦上的箭,开弓不能回头了。于是,老师砸了学生的杯子,学生扔了教室的粉笔盒,弄翻了垃圾桶。
  
   我问小孩,你怎么把老师气成这样?小孩说,其他同学也能被老师气成那样的,生气是家常便饭的。
   我忽然有种恐惧。我此前从未发现老师有什么缺点,但昨天我不得不意识到,她和我一样,责任心太重,对学生对工作用情太深,最后,她不得不伤了自己的身心,同时也给那些她爱的对象留下创伤。
  
   老师的脾气很火爆,孩子的脾气也火爆。我以前脾气也不好。孩子被这些“身教”感染了。我忽然觉得,我错了。我曾经是多么希望老师严格要求我的孩子。但是现在,我不希望这样了。我希望给老师省点心,只要不给孩子冷暴力就行了,只要做到基本公平就行了,我不再希望老师对孩子更严格。这对老师太为难了。我必须自己对孩子下狠手。班上已经有很多孩子让老师不得不生气,那么,我,愿意赵卿与让出这个份额,不要再惹老师生气。老师也是血肉之躯。生气伤身众所周知。——我知道我说的这些话,年过四十,身体不好的女性才能深刻体会我说的是什么意思。现在我每周三去医院报到,就是过去生活的“实验结果”。
  
   ——这种感同身受的,让我不忍老师带着情绪失控之后的矛盾难过心情回家。我又带着儿子去了学校找到老师,让他当面道歉,让老师亲自看到孩子眼神的变化,让她回家安心。估计是红子给老师道歉的示范,还有我在那一个小时里给他的所有安慰和讲道理,孩子真心道歉,还说这是他对老师的交流。因为下午三点我带他离开老师的时候,老师说等各自冷静了再交流,孩子眼神愤恨,对老师直言,他不愿意和老师交流了。
  
  
  
  
   睡了一觉起来,我更坚定决心,要亲自对儿子下狠手了。
   我犹豫徘徊了十年,如果这个教育制度,必须牺牲孩子的某些东西,我宁愿亲自当刽子手。我愿意自己亲手来杀灭他的某些东西,而不必把这个重任推卸到老师身上。毕竟,我亲知我儿,我会更加细心选择,如果必须打断他精神上的某些肋骨,我至少会细心挑选,两害相权取其轻。
  
   昨天我抱着他对他说:如果是在美国小学,你享受一下推桌子的乐趣,没有人会那样对你;如果是在德国,你只需要上半天学,另外半天,妈妈陪你在外面撒欢,你也就无需推桌子那点乐趣来安慰自己枯燥的学校是生活。但是,妈妈又舍不得把你送到国外去,我们要一起努力,来适应。
  
   是的,孩子说,学校生活每天都是漫长的。
  
   陈焱为卿与流泪,觉得他被圈养得太可怜了,他不是很适合圈养的孩子。但,我不能因为这一点,舍弃中国文化中那么多美妙的东西。我也舍不得为了儿子这一点,全部牺牲我和我老公自己的人生。这个制度,恐怕也舍不得为了个人的创造性,牺牲自己的利益吧。在中国并非没有人能想出更好的制度,但每一方能出让什么,不能出让什么,都扪心自问是知道的。
   今早离开家的时候,儿子还在睡觉。不知他昨晚做过什么梦。我到办公室,收到炳青发来的邮件,是一封给调皮孩子的信。炳青曾因为我对孩子的严格,规矩太严,也为卿与掉眼泪。可是,昨天老师告诉我,我对孩子管得还是太松了。——儿子曾希望炸掉学校。但他似乎又喜欢学校。因为学校有群体生活,但,他的精神拖着沉重的镣铐,似乎在我眼前晃动。此刻我的心,只想,像怀抱婴儿时期的他那样把他抱在怀里。但是,我却要继续下决心:必须对他下狠手了。
  
   我害怕自己心软,把这篇博客写下来,监督自己,必须下狠手了。自己狠,总比有劳他人更好吧,这就是我惟一的选择。




上一篇:女公务员检查性病的必要性
下一篇:高校“潮课”怎样才能多起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2

听众

49

积分

社区QQ达人 最佳新人

发表于 2013-9-8 14:43:59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_15417143510769699564_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手机版|网站地图|惬意生活 ( 滇ICP备13005579号-1 )

GMT+8, 2019-10-22 22:17 , Processed in 0.254727 second(s), 3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昆明论坛 X3.4

Copyright © 2008-2012 Design: 惬意生活